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三百九十五章 基因决定了他的优秀

  虽然她看上去有点凶巴巴的,但冯天瑞并没有生气,反而因为昨晚两人合欢的事,心里甜的跟蜜一样。

  “我的佳琳,你就别嘴硬了。”他满脸笑意地说道,“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却是很投入,你难道忘了,你昨晚叫的很享受?”

  “冯天瑞,你给我去死!”

  莫佳琳气得伸手就想要去掐冯天瑞,可是她刚坐起来,就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刚坐下来的她,瞬间又下意识的拿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她越是紧张,冯天瑞的心里就越是开心,他脸上也是坏坏的笑意:“佳琳,你别遮掩了,昨天晚上我就已经把你身上的每一次肌肤都看完了。”

  “无耻!”

  莫佳琳感觉自己的精神世界都要崩塌了一般,一夜之间,自己怎么就被不同的男人给糟蹋了。

  自己的身体,是属于谌然的啊,怎么让别的男人给糟蹋了。

  自己,怎么就变成了一个肮脏的女人?

  想到这里,原本还很有精神对着冯天瑞怒吼的莫佳琳,眼神忽然变得空洞洞的,像是丢了魂儿一般。

  看到她表情忽变,心情也像是很低落一般,冯天瑞直接把她楼进了怀了。

  他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佳琳,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

  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这就是一个被自己踩在脚下,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的人。

  自己怎么可能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也就是这一瞬间,这个原本看上去还有点低落的人,瞬间就变得暴怒:“你给我滚!”

  说完这话后,她一把推开了冯天瑞,直接从被窝里面站了起来,毫无顾忌的在他面前穿起了衣服。

  看到她生气,冯天瑞站起来,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佳琳,你放心,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的,绝对不会辜负你,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不比谌然差!”

  “你没有资格和谌然比!”

  莫佳琳使劲挣脱开了冯天瑞,然后又满脸愤怒的看着他。

  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不管是哪个男人听到,心里都不是滋味。

  冯天瑞虽然心里很难受,但还是柔声的说道:“佳琳,我虽然没有谌然有钱有势,但我对你是真心的,只是这一点,谌然就没有办法和我比。”

  “你这样恶心的人,趁人之危的人,能有什么真心?”

  莫佳琳根本就不愿意给冯天瑞留下一点颜面,只要能解自己心里的气,只要能让自己感到舒服,不管这话多么的难听,她都会毫无顾忌的全部说出来。

  “佳琳,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我……”

  冯天瑞说着说着,突然没有了声音,莫佳琳原本还想要听他怎么说的,却没有想到他突然停了下来。

  她已经穿好衣服了,也感觉到身后的气氛很不对劲,便好奇的回过头去。

  只见刚才还在费力讨好自己的冯天瑞,脸色很是难看的看着手上的一张纸条。

  看到莫佳琳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冯天瑞的脸色并没有变得多好看,甚至像是充满了怒意一般。

  不等莫佳琳说话,冯天瑞就很是怒声说道:“莫佳琳,你怎么如此犯贱!”

  突然被冯天瑞这么说,莫佳琳心里微微一怔,明明自己才是有理之人,这冯天瑞怎么还骂上自己来了?

  莫佳琳也是怒意横生:“冯天瑞,你脑袋有病吧!”

  冯天瑞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他怒声说道:“你别总是装作很是清高的样子,嘴里说着喜欢谌然,背地里却和犯贱的和别的男人开房!”

  说到这里,他捏紧了拳头,直接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莫佳琳,你告诉,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莫佳琳很是不解,也不想要和冯天瑞继续纠缠下去,她无比厌恶的看着他:“冯天瑞,你就是一个神经病!”

  “是啊,我就是神经病,所以我才会喜欢上你这样犯贱的女人!”

  冯天瑞说完这话后,气得直接就把手上的那张纸条扔在了莫佳琳的脸上。

  纸条砸在了她的脸上,然后又滑落在了地上。

  莫佳琳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在了纸条上面,当她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羞耻感瞬间就笼罩在了心头。

  这张不大的纸条上面,潦草的写着一段话。

  ——莫小姐,不得不说,你确实比外面的小姐更水嫩一点,床上功夫也还算可以。只不过,我还以为你是个处,结果,早就被人上过了,失望!

  看到这段话,再想到青龙那张恶心的脸,她气得浑身发抖,整个人都气得像是要昏厥过去了。

  冯天瑞一直以为,莫佳琳从小就爱着谌然,自然不会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所以,他昨晚强行占有了她,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后,她也会乖乖的跟着自己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点如意算盘竟然就这样落空了。

  莫佳琳,她早就不是一个处子之身了,而且还不止和一个男人苟且过。

  想到这些,他瞬间就怒意横生,整个人都气得有些疯狂:“莫佳琳,所以说,你说你身体不舒服,在酒店休息就是骗人的,你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伺候别的男人!”

  说到这里,冯天瑞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来,那双充满怒意的眼睛,就像是嗜了血一般通红:“所以说,你胸前的那两块紫乌的印记,不是什么胎记,是昨天那个男人给你留下的!”

  “你给我闭嘴!”

  莫佳琳气得浑身都在发抖,没有想到,只是一夜之间,这个有着洁癖,向来都自命清高的自己,竟然就变成了一个让人唾弃的肮脏的人。

  肮脏的和外面那些接客的小姐,没有两样。

  就在刚才,冯天瑞还对莫佳琳抱有希望,想要用自己的真心感动她。

  可是现在,他对她更多的就是失望,失望的很是心痛。

  冯天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失望对莫佳琳说道:“莫佳琳,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也不会再帮你做任何的事。”

  虽然很是心痛,但他还是没有办法忍受莫佳琳多年来,就算愿意和别的男人滚在一起,也不愿意正眼看一下自己。

  他快速穿好了衣服,拿好自己的东西就准备离开。

  不过这刚走到门口,他又停下脚步说道:“莫佳琳,我想,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说完这话后,他打开门扬长而去。

  这一天正好是周末,又赶上辰可澄休息,谌然带着辰默在院子里面观察地上的蚂蚁堆,辰可澄坐在旁边的秋千上,看着这父子俩开心的笑。

  对他们来说,现在就是惬意又美好的时光。

  辰默的视线刚从这个蚂蚁堆移开,就又看到旁边爬来了一只屎壳郎,他开心的大叫:“爸爸,快看快看!这是屎壳郎!”

  他对谌然说完这话后,又激动的对辰可澄说道:“妈妈,妈妈!你快点来看屎壳郎!”

  辰默这开心的样,让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辰可澄笑着从秋千上下来,蹲在地上和辰默一起观察屎壳郎,从这头爬到那头去。

  还好这个地方是在树荫下,再加上偶尔吹来的自然风,所以这外面还算不上太热,还比较凉爽。

  几人正玩儿的开心,阿兰就端来了果汁放在石桌上:“小姐,姑爷,孙少爷,天气热,快点来喝点果汁吧。”

  听到阿兰这么说,谌然满脸宠溺的对辰默说道:“默默,我们先去喝点果汁再来玩儿吧。”

  “好。”辰默答应着,也不忘回来拉着辰可澄,“妈妈,你也一起去吧。”

  毕竟就是一个孩子,喜欢各种好吃的味道,看到桌上的果汁,他很开心的说道:“哇,谢谢阿兰阿姨,给我准备了我最喜欢的葡萄汁!”

  一旁的阿兰,看到辰默和谌然说着法语,回头又和辰可澄说着英语,转头又和自己说着普通话。

  虽然早就已经习惯了,但她还是忍不住感叹道:“感觉孙少爷,就是一个天生的语言家。”

  听到阿兰这么说,谌然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的骄傲的笑意:“默默是我的儿子,基因就决定了他的优秀。”

  辰可澄忍不住笑:“你这可真的是自恋到家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谌然这么说着,然后又满脸宠溺的看着辰可澄,“你和我都这么优秀,我们的孩子当然也优秀。”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清楚,辰默能记住这么多语言,还是离不开以前的那个环境。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帮辰默找到以前的那些小伙伴的原因,因为只有多和他们交流,才不会忘记他本来就会的那些语言。

  看到他脸上的笑意,辰可澄忍不住笑道:“你说说你,在花溪苑的时候成天都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把身边的佣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个,没想到,在辰宅住了一段时间后,变得爱笑了,还让辰宅的佣人都那么喜欢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