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三百四十三章 慢慢的折磨你

  全本.,最快更新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最新章节!

  “慢慢说?”

  河马的脑袋里面浮现出很多的事,他好像一下子就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

  也就是这一瞬间,他一把就抓住了黄冬英,恨得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你真的和李老二滚在了一起?!”

  没有想到河马一下子就猜到了这件事来,黄冬英心里更加的怕了。

  她知道河马的性格,要是他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些丑事,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河,河马,我当年离开是有苦衷的。”

  “苦衷?”河马满眼的怒火,“你的苦衷就是我没有钱给你养男人了!”

  河马心里那个悔恨啊,自己当年是这么的宠她,努力挣钱,想要给她最好的。

  可是她,竟然拿着自己辛辛苦苦挣回来的钱去外面养男人,虽然也有一些流言蜚语传进自己的耳朵里面,但他还是选择相信了她。

  他觉得,这是自己最爱的女人,就要无条件的相信她。

  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背着自己做了这样的事!

  心里的怒火瞬间就燃烧起来,河马直接就掐住了她的脖子,满腔怒火地说道:“黄冬英,我河马这辈子就是瞎了眼,才会这么相信你!”

  黄冬英被河马掐得喘不过气来,她想要把河马的手拿开,但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

  她努力从喉咙里面挤出几个字来:“我,我被人,被人威胁……”

  河马虽然愤怒,但听到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松开了自己的手。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黄冬英,感觉自己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她咳嗽了两声,然后摸着自己的脖子就往后退。

  眼前的河马就像是魔鬼一般,她只想要离得越远越好。

  但是她还没有缓过神来,河马就又狠狠的问道:“到底是谁威胁你!”

  “一个女人,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她用冬明的命威胁我。”

  黄冬英不敢让河马知道自己和李老二的事,只能用别的事来转移河马的注意力。

  “那个女人让我带着凤儿离开你,不仅是要带走凤儿,还要带走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

  听到黄冬英的这话,河马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了,但他还是不死心,又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我不知道她是谁。”

  黄冬英看到河马这愤怒的样子,她一直往后缩,直接缩到了保镖的脚边,像是想要给自己找到一个靠山一般。

  谌然在一旁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闹剧,这一切都是他自讨苦吃,但是,这样的惩罚还不够。

  也就是他的一个眼神,小春拿出一张照片放在黄冬英的面前。

  当她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黄冬英立马就大声说道:“对,就是她!就是这个女人!”

  小春没有说什么,直接就把照片扔在了河马的面前。

  当他看到眼前这张照片的时候,河马整个人都像是丢了魂儿一般。

  逼着自己老婆离开自己的,根本就不是自己恨了多年的人,而是莫佳琳!

  这一瞬间,他感觉天旋地转,根本就分不清上下,甚至连眼前的人都看不清了。

  过了好长时间后,河马终于缓过了神来,他那双像是充满鲜血的眼睛满是怒火,又一次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荡妇,你肯定还有什么把柄被她抓在手上,不然你怎么可能这么听她的话!”

  “我,我……”

  黄冬英被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时的河马已经把莫佳琳带给自己的怒火,全部都转移到了黄冬英的身上。

  “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和河马在一起多年,黄冬英自然是知道他的脾气,他这是想要杀了自己!

  这些人虽然把自己抓了过来,但除了把自己关在这里外,根本就没有对自己做什么。

  所以,她直接把生的希望放在了谌然,还有这些保镖的身上。

  谌然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一点都不同情眼前的人,这是自食其果,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他轻启薄唇,冷冷的说道:“河马,你可知道,你的老婆孩子,离开你之后过得是什么日子?”

  听到他的这话,原本就吓得不轻的黄冬英,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

  还以为这些人可以救了自己,却没有想到,他们是想要把自己推向地狱。

  她疯了一样大喊大叫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可是谌然并没有因为她的这个要求,就停了下来,他继续对河马说道:“你可知道梅江村?”

  河马在都城生活了多年,他虽然没有去过梅江村,但对这个地方也有所耳闻。

  自己找了她们母女俩那么多年,没有想到,她俩竟然住在梅江村那种地方,这孤儿寡母的住在那里,怎么才能生活?

  河马也不傻,也就是这一瞬间,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不是在梅江村干着那种见不得人的生意?!”

  黄冬英被吓得魂飞胆丧,河马这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给猜到了?

  “没有,我没有……”

  “没有!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那些鬼话?”

  现在的河马根本就不相信她了,再想到自己的女儿刚才那精神失常的样子,他那双通红的眼睛变得更加的红了。

  他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一般,恨恨的说道:“你是不是让凤儿也跟着你做那种事?”

  “没,没有……”

  她这明显是底气不足的样子,就算她没有明说,但河马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刚才猜想的一点儿都没错。

  想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儿竟然被黄冬英带成了这样,他就痛心疾首,恨不得直接把黄冬英碎尸万段。

  “你这个荡妇!毒妇!那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竟然让她做这样的事!”

  黄冬英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做的这些事,会被河马发现。

  她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没有路可逃了。

  看到这两个人如此愤怒又胆怯的样子,谌然并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是冷眼旁边。

  不过,他并没有让河马靠近黄冬英,因为他又想起了一些事情来,想要在河马心中的怒火上再倒上一桶油。

  他低头看着趴在地上,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黄冬英,冷笑道:“你可知道,那个一直来照顾你生意,在梅江村一直都护着你,很是喜欢你女儿的人,是谁么?”

  黄冬英被吓得大脑都来不及思考,直接脱口而出道:“你,你说的是青龙么?”

  她的这话一出,河马再次感到天旋地转,他心里就像是燃烧了一片森林一般,火势大的完全就没有办法扑灭了。

  好几秒后,他终于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地说道:“青龙,青龙竟然睡了我的老婆孩子!”

  黄冬英和河马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见过青龙,她自然不知道,河马和青龙两人还认识。

  听到河马这么说,黄冬英瞬间就蒙圈了,这些年,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谌然的目的也达到了,只要让河马知道真相,在他的心里的怒火上浇上几桶汽油,那剩下的事,就不用自己管了。

  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

  临走前,他对河马扔下了一句话来:“青龙就在这里,你要是想要见他,他们会带你去的。”

  小春知道谌然心里是怎么打算的,不过还是有一点不明白:“少爷,那个何凤怎么处置呢?”

  “何凤。”谌然说着这个名字,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道,“让她暂时在这个地方呆着吧。”

  犯下错误的都是那些大人,和这个孩子没有关系,但毕竟是河马的女儿,谌然根本就没有办法完全放任她。

  谌然前脚刚走,河马抓住黄冬英就是一顿暴打。

  黄冬英原本想要向周围的保镖求助,但是这些人根本就不管她,任由河马这么暴打自己。

  她想要反抗,但手上根本就没有河马有力气,到最后只能让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河马终于停下手来,他狠狠地说道:“就这么打死了你,那可真的是便宜你了!你这个毒妇!我要留着你,慢慢的折磨你!”

  说完这话后,他走到门口对保镖说道:“我要见青龙!”

  青龙刚才见到了谌然,一直都在心惊胆战的等着谌然再回来,他在想着,谌然是不是要处置自己了。

  可是,他等了那么久都没有等到谌然过来,反而等到了他最不想要见到的人。

  当河马怒气冲天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河,河马,你,你怎么在这里……”

  “青龙,你这个挨千刀的人渣!”河马说完这句话后,直接一拳就给青龙挥了过去。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事,但青龙心里清楚,河马肯定是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了。

  河马那么的爱自己的老婆孩子,但自己不仅是睡了他老婆,更是睡了他女儿,不管是换做谁,都不可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青龙一边忍受着河马的暴打,一边哭爹喊娘的求饶:“兄弟,你轻点,你听我解释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