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四百二十七章 我想找一个盒子

  谌良有一点诧异,刘妈怎么就知道自己的名字?

  刘妈个字本来就不太高,再加上上了年纪,个字更加的矮了,也就只有谌良的胸口高。

  她就这么抬头望着谌良,眼泪再也止不住了,直接就掉了下来:“没有想到当年的那个小不点啊,都已经长成大小伙儿了。”

  说话间,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拉住了谌良的手,她看着他左手虎口处的那道疤痕就心疼的说道:“你小时候啊,就是要比缘缘顽皮,你四岁那年,我给你们削苹果,忘记把刀收好了。结果,我刚转身,你就拿起刀要给缘缘削苹果了。”

  刘妈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她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你那一次啊,就把这里给伤了,流了满地的血,缘缘吓得一直哭。哎,真的是造化弄人啊,要是缘缘还在,你们俩一起站在这里,我肯定都分不清你们谁是谁。”

  谌良很是震惊的看着刘妈,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右手虎口有疤痕的,还有她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再也没有办法像在辰家那会儿,那么忍得住气了,他直接就问道:“刘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刘妈微微一怔,像是有一点受伤,不过随即又笑着说道:“你那个时候还那么小,记不住那些事也正常。”

  不过,她刚说完这话,辰可澄就对她说道:“刘妈,良良当年也出了意外,那场意外让他脑部受伤,失忆了。”

  “竟然连良良也……”刘妈听到这话后,对谌良更是心疼了,她看着辰可澄还有谌良,很是心疼的问道,“这些年,真的是苦了你们姐弟俩了。”

  辰可澄摇了摇头,反而又安慰着刘妈:“后来,我又找到了我舅舅他们。对了,刘妈,这是我表哥,还有我嫂子。”

  看到辰奕恩和曲墨染,刘妈也是欣慰的点了点头:“看到你现在过得不错,我也就放心了,我觉得,我等了你们这么多年,也没有白等。”

  他们站在门边交谈了这么一番过后,辰可澄终于把目光落在了面前这道门,最后拿出钥匙,打开了这扇紧闭多年的门。

  打开门的瞬间,她过去的那些记忆就像是喷泉一般喷涌而出,记忆中那些熟悉的画面,终于真实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虽然里面满是灰尘的味道,但她并没有任何的估计,她想也没有想直接就走了进去。

  反而身后的刘妈有点着急:“妞妞,你看这地上的灰尘多厚啊,你等我先去打扫一下你再进去吧。”

  “没关系的,我进来看看就好。”辰可澄哽咽着说道,她看着这里面的摆设,和记忆中没有任何差别,所有的家具都用防尘布遮住的,那白色的防尘布也都积满了厚厚的灰尘。

  虽然是大白天,但屋子里面还是比较暗,刘妈走到厨房旁边,打开了电源总闸,这间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开过灯的房子,终于变得明亮起来。

  太久没有见到过辰可澄了,刘妈觉得自己这是有满肚子的话想要对她说,更是舍不得她离开。

  “妞妞,你真的要走吗?我把这里打扫一下,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辰可澄也很想留下来,但她知道,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自己不得不离开。

  “刘妈,等我忙过这段时间,我就回来看你,好吗?”

  “好。”刘妈知道自己是留不住辰可澄的了,她也不好强求,“你们年轻人都要忙自己的事业,我也强留你了,我明天就让我那俩儿媳妇过来把这里打扫了,随时等着你回来。”

  看到刘妈这么坚持,辰可澄也没有再拒绝,她笑着说道:“好,谢谢刘妈。”

  站在一旁的曲墨染笑着对刘妈说道:“刘妈,妞妞现在可是个大明星呢,你要是想她了,你就在电视上找她吧,她现在经常上电视。”

  “真的?”刘妈这把岁数的人,看的都是一些戏曲,就没有看过年轻人爱看的电视剧,所以也没有看过辰可澄拍的那些剧。

  听到曲墨染这么一说,她倒是很开心:“要是能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妞妞我也开心。”

  屋内的灰尘实在是太大了,里面并不适合久留,辰可澄让曲墨染把辰默带到外面去玩儿,她就开始在这个房子里面找自己要找的东西了。

  她直接就往楼上走去,常年没有打扫的室内,地上也是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每走一步,身后都会留下一连串的脚印。

  辰可澄刚走到楼梯转角处,她就停了下来,然后对着还满脸懵的谌良喊道:“良良,你跟我上来。”

  对谌良来说,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实在是太奇怪了,辰家的人对自己说了很奇怪的话,到了九江,和辰可澄如此熟悉的刘妈又对自己说了这么奇怪的话。

  还有辰可澄,刚才说自己失忆了,自己什么时候失忆了?

  他根本就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自己和谁长得很像?

  看到他没有反应,谌然又喊了一声:“良良,你在想什么呢?你姐喊你呢。”

  谌良终于回过神来,但是对于谌然的这话,他又觉得有点奇怪,这不是嫂子吗,怎么变成姐了?

  虽然脑袋里面还有无数的问号,但谌良没有再多想,直接就跟了上去。

  谌良也是觉得有点奇怪,虽然记忆中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他对这个地方竟然会有一点点熟悉感,就像自己来过一样。

  等上了楼后,辰可澄看着谌良,有意无意的问道:“良良,你觉得书房在哪儿?”

  谌良下意识的指着前面的一个房间门说道:“是那儿么?”

  辰可澄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你说的很对。”

  这一瞬间,谌良感到更加的诧异了,自己刚才的反应并不是随便说说,好像潜意识里面认为这个地方就是书房一样。

  他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也觉得这就是一个巧合,甚至还在想着,自己刚才是说错了。

  可是,当他跟着辰可澄走进他刚才指的那个房间,看到里面就是书房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怔住了。

  这里真的是书房。

  这一瞬间,他像是有点不能接受了一样,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过去,也在怀疑着自己到底是谁。

  辰可澄察觉到谌良的情绪波动,她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脸来:“别紧张,你站在旁边等着我就好。”

  书房里面也是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墙角还挂着一些蜘蛛网,看到眼前的这个场景,辰可澄反而有一点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看到她一筹莫展的样子,谌然柔声问道:“你想要找什么?”

  “我想找一个盒子,如果我猜测的没有错的话,那个盒子,应该就在这个书房里面。”

  “你知道是什么样的盒子吗?”

  辰可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个盒子,这是妈在临终前交代给我的话。”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谌良,沉思了两秒后,然后就开口说起了十六年前,发生在海上的那件事。

  十六年前,那会儿正好是夏天,也是暑假,刘妈请了长假回家,辰依云和苏绍清就准备带着他们一起去海边玩儿。

  结果辰依云正好遇到了谌老爷子,在他乡遇见了故人,辰依云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开心,她顺带就约上辰老爷子一起出海。

  大人聊天,他们几个小孩子就在甲板上面玩儿着,因为到了深海可以看到很多的海豚,几个孩子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游艇足够大,再加上天气不错,他们最后决定今晚就在游艇上过夜,不仅可以和谌老爷子多聊一会儿,而且还能让几个小孩子看看星星。

  为此,苏绍清还特意带上了天文望远镜。

  辰可澄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他们吃完晚饭在床上看故事书,准备睡觉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很大声的吵架的声音。

  她悄悄的走到门口,躲在门边看到父母和苏原江站在甲板上不知道在吵着什么。

  还没有等到她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苏良就跑到他的身边,像是有点害怕的说道:“姐姐,那个男人的脖子上的痣好吓人啊。”

  辰可澄之前是见过苏原江的,她也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大伯,可是苏良和苏缘两个人没有见过,也就不知道。

  谁知道,苏良的话刚说完,站在甲板上的苏原江就回头看到了他们。

  那不怀好意的眼神,让辰可澄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潜意识告诉她,苏原江不是一般的危险。

  她赶紧把苏良拉进了了房间,顺带又伸手把门给关上了。

  可是就算如此,还是能听见外面的争吵声,甚至吵得越来越激动。

  紧接着就是两声“砰砰”的响声,辰可澄吓得心里一紧,这声音和电视里面的枪声好像,苏缘和苏良两个人更是吓得一直往辰可澄的怀里钻。

  这巨大的响声过后,外面的吵闹声突然就停止了,接下来外面关门声,自己面前紧闭的房间门也被打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