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四百二十八章 没有你姐姐

  全本,最快更新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最新章节!

  看到是辰依云走进来了,几个人一下子就找到了安全感一般,可是辰依云一刻也没有停留,拿着救生衣就往他们身上穿。

  她一边穿,一边紧张的说道:“妞妞,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你要保护好弟弟,以后弟弟就交给你了。”

  “妈,你在说什么……”

  辰依云的这话,让辰可澄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她强烈的感觉到,自己要是离开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等会儿,你带着弟弟逃,上了救生船就往前面划,记住,千万不要回来。”

  “妈,我不走,我不要走……”

  辰可澄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她紧紧的抓住辰依云的衣服,心里是说不出的害怕和慌张。

  可是,原本还想要好声劝说辰可澄的辰依云,在这一瞬间立马就变了脸,她厉声说道:“你已经是大人了,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两个弟弟还需要你!”

  说话间,辰依云已经给苏缘还有苏良穿好了救生衣,然后又给辰可澄把救生衣穿上。

  她一边穿一边说:“记住妈妈说的话,你等会儿上船后,就往前面划,梁叔叔会过来接你们的。你们以后要听梁叔叔的话,告诉梁叔叔,一定要注意苏原江,家里的那个盒子千万不要被苏原江拿走了,良良知道那个盒子在哪里!”

  辰可澄一直摇头:“妈,我求求你,你跟我们一起走,你不要丢下我们……”

  “我不能走,我必须要留下来,才能引开苏原江的注意!”

  身后的撞击声越来越响,辰依云也舍不得他们,她亲了亲三个孩子,然后从游艇这头放下了救生船,又把几个孩子放了下去。

  她再也忍不住了,满脸泪痕地说道:“你们都不许哭!赶紧走,等到梁叔叔来接你们!”

  说完这话后,辰依云转身就走到驾驶室里面,直接就把船往反方向开去。

  因为经常会到海边来玩儿,所以,辰依云也教了辰可澄很多海上救生的知识,她也会划船。

  看到那艘游轮越走越远,原本还乖乖的一声都没有哭的两个孩子,瞬间就放声哭了起来,辰可澄也是哭得泪流满面。

  她泪眼模糊的看着游艇的方向,许久后,她伸手抱住苏良还有苏缘,一边抽泣一边说道:“不哭了,不哭了,梁叔叔会带我们去找妈妈的……”

  辰可澄知道,这一次应该是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痛苦和难过。

  可是,她是姐姐,两个弟弟还需要自己,她不能脆弱,必须要坚强。

  她把船往远处划去,划了一小段后又停了下来,等着梁世达来接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她隐隐约约听到远处像是传来了枪声,这先前还满是星星的天空,突然间就乌云密布,雷电四起。

  苏缘和苏良两人吓得直哭,辰可澄看着这样诡异的天气,心里是说不出的恐惧和害怕。

  那是枪声吗,如果是枪声,那妈妈还在吗?

  她紧紧的抱住两个弟弟,明明都已经怕的发抖了,但还是安慰着他俩:“不要怕,姐姐在,不要怕,梁叔叔会来救我们的……”

  也就是这一瞬间,辰可澄看到远处那火光通天的海面,她的眼泪就像是决堤了一般,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苏缘和苏良两人也都撕心裂肺的哭着:“妈妈!爸爸!姐姐,你带我去找妈妈,带我去找妈妈……我要妈妈……”

  明明就很痛苦很难过,但作为姐姐的她,还要保护弟弟,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脆弱。

  她擦掉脸上的泪水,沙哑着嗓子说道:“不哭,我们等梁叔叔过来,等梁叔叔来接我们去找妈妈。”

  她也非常想回去找爸爸妈妈,可是她知道,那个地方危险,现在不能过去,过去就是送死。

  如果那样,那妈妈所有的付出都白费了。

  这个雷电四起的海面,闪电印在海上,把周围所有的东西都照射的黑乎乎的。

  辰可澄紧紧的抱着两个弟弟,缩在这个小小的救生船上,她看到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还有对面火光通红的海面,她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恐惧,还有痛苦。

  在床上听到外面的枪声,还有母亲对自己的说的那番话,她说她要留下,要留下来阻止苏原江过来。

  可是才过去多长时间啊,游轮就已经起火了,妈妈,到底还在不在?

  雷电四起过后,天上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不仅是下起了大雨,而且还刮起了狂风,原本就不是太平静的海面,也因为这些狂风起了很大的波澜。

  这个小小的救生船也在海面上摇摇晃晃,甚至越来越厉害,辰可澄紧紧的抱住苏缘和苏良,她心里充满了恐惧,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这波浪淹没在了海里。

  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他们才在海面上晃荡了没有一会儿,这个小小的救生船就再也承受不住这些狂风,还有这样的波浪了,不管她怎么努力,这条船最后还是被打翻了。

  咸咸的海水灌进了她的鼻腔还有喉咙,虽然她死死的抓住苏缘还有苏良,但她的力气太小了,一个浪花打过来,原本就没有多少力气的她,苏缘就脱离了她的手心。

  她心里慌了,大声喊道:“缘缘!”

  原本想要把苏缘抓回来,可是浪花一荡,苏缘就离她越来越远。

  虽然有救生衣,但因为海浪实在是太大了,她在海里一起一伏,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清眼前的人在哪里。

  等到这个海浪过去,她冒出头时,她终于看清了苏缘的位置。

  她想要游过去,但是她的手不得空,刚刚才过去了一个浪花,现在又来了一个,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手里的苏良也被这个浪花给打走了。

  这一瞬间,她的心是撕心裂肺的痛:“良良!缘缘!”

  可是她的声音就这么被淹没在了雷电还有浪花之中,就在她被海水灌得意识模糊的时候,她突然想起的自己的小伙伴,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它的身上,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吹响了口哨。

  她只希望它能救救良良和缘缘。

  接下来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般,等到醒来的时候,脑袋里面就是一片空白。

  辰可澄终于讲完了过去的那些事,这件事对她的打击不小,她一直都认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苏缘还有苏良,再加上那几声枪响。

  她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不仅是昏迷不醒,更是直接封闭了自己的记忆。

  她一直都把苏缘的离世怪罪在自己的身上,哪怕是过去这么多年了,她在叙述起这件事的时候,她浑身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看到她如此痛苦的模样,谌然温柔的将她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那个时候的你,还那么小……”

  谌然还记得,那天自己去海上的时候,另外一头确实是狂风暴雨,过了好一会儿那些暴雨才下到了这头来。

  想到那天晚上的情景,谌然心里也是揪心一般的疼,不仅仅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死在了这场人为的灾难中,更是因为辰可澄就在不远处挣扎,自己却没有发现。

  “可是,可是缘缘还是离开了我,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缘缘也不会离开我……”

  站在一旁的谌良,在听完辰可澄的这些话过后,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在谌然怀里,哭成泪人的辰可澄。

  自己难道不是谌然的弟弟吗,怎么突然就变成辰可澄的弟弟了?

  如果自己真的是辰可澄的弟弟,那为什么自己脑袋里面就没有一点点关于她的记忆,自己能想起来的记忆,就只有谌然,根本就没有辰可澄。

  谌然的目光落在了谌良的身上,看到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虽然有一点点的不忍心,但最后还是开口说道。

  “在你姐从国外回来,我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后,我就想要告诉你这件事了,但是我一直都找不到机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开口。”

  “不,哥……”

  辰可澄刚才说的那个故事真的是太残酷了,谌良宁愿相信自己是记忆中那个,被哥哥保护宠爱的弟弟,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是辰可澄说的弟弟。

  “我在十六年前的那个晚上,在海上救下了你和缘缘,但我只救下了你,救起缘缘的时候,缘缘已经离世了。”

  虽然谌良不愿意听,但谌然还是继续说道:“你受到了严重的惊吓,心智停留在了六岁,怕黑,更害怕雷雨天。唯一治疗办法,就是催眠,让你忘记过去所有事,重新开始。”

  “但是,你是当时唯一一个幸存者,只有你知道罪魁凶手的样子,所以,一直没有封锁你的记忆,一直等到六年前,你的病情恶化,也出了凶手的特征,然后我就把送去国外治疗了。”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你的记忆里面只有我,没有你姐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