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才是你的亲姐

  “阿姨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曲墨染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辰家后心里就莫名其妙的紧张,这种紧张的状态下,又怎么敢在这里吃早餐。

  可是,她刚说完这话,她那不争气的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来,关键是这个声音还不小,她瞬间就尴尬的连那礼貌的笑容都僵硬了。

  辰奕恩看到她出丑,还偏偏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故意说道:“果真是吃货,要是肚子饿了就明说,我们家早饭还是不缺的。”

  曲墨染气得忍不住瞪了辰奕恩一眼,要不是因为他的这个电话,自己怎么可能会急得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结果,他竟然还笑话自己。

  曲墨染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她的性格原本就比较开朗。

  被辰奕恩这么一笑话,她也顾不得场上还有别的人,甚至连紧张都忘记了,直接就回敬道:“要不是你催着我过来,我怎么会连早饭都没有吃就赶过来了。”

  听到曲墨染说,自己没吃早餐都是因为辰奕恩,陆欣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辰奕恩:“你这孩子,到底会不会说话啊,怎么这么没礼貌!”

  辰奕恩正想要为自己辩解两句,结果陆欣就又把目光落在了曲墨染的身上了,她笑眯眯地说道:“墨染啊,别理这臭小子,我们先吃早饭,还是要先把肚子填饱才有力气干别的事。”

  在辰可澄没有回来之前,这个辰家就数自己的地位最高了,陆欣的眼里只有自己,更是成天都围着自己转。

  但是自从辰可澄回来后吧,陆欣的眼里就只剩下辰可澄了,再后来又是辰默。

  自己反而就变成一个透明人了,她好像就看不见一样。

  明明都已经有这么多人和自己争宠了,怎么还有人和自己争宠。

  他的心里也是极其的不平衡,对着陆欣就是一阵嘟囔:“妈!你要是再这样对我,我就离家出走了!”

  “要走快点走,别在这里打扰我和我儿媳妇聊天。”

  曲墨染惊的心里发慌,儿媳妇……

  “我要是离家出走,你连儿子都没有了,你上哪儿去找儿媳妇?”

  陆欣瞪了他一眼,略带威胁的说道:“你敢!”

  这就是辰奕恩和陆欣额日常斗嘴而已,但是曲墨染这是第一次看到,不仅是觉得有趣,更是觉得有点好笑。

  只是陆欣刚才说的儿媳妇,这个词语听上去怎么有点惊悚。

  陆欣之前就只是在照片上见过曲墨染,也挺别人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真人,真的是越看越满意啊。

  所以,辰奕恩总是和曲墨染抬杠,陆欣也担心自己中意的儿媳妇被他给吓跑了。

  “墨染,别管他,我们先吃早餐,别饿着了啊。”

  曲墨染这个时候才看到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笑的辰默,她看看辰默,再看看谌然,又看看辰可澄。

  这一瞬间,她像是被惊到了一般:“可澄,你孩子都这么大了?”

  辰默刚才出去的时候,陆欣正在和曲墨染说话,他看到正好过来的谌良,开心的直接就扑了上去,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出来外面就是要见曲墨染的。

  而且辰默和谌良说了两句话后,他牵着谌良就往里面走了,曲墨染没有看清楚辰默,也没有多想。

  进来后又在看这家人有点奇怪的和谌良说这话,所以,她到现在才把目光放在辰默的身上。

  看到曲墨染看着自己,辰默也很乖巧的和她打招呼:“舅妈,你好,我是默默,欢迎你来我们家。”

  听到辰默的介绍,曲墨染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刚才陆欣嘴里的儿媳妇就已经让她很是惊悚了,没想到辰默这个小孩子也在喊自己舅妈。

  “默默呀,我不是你的舅妈。”

  辰默歪着脑袋想着,几秒后又说道:“现在不是,等你和我舅舅结婚后就是了。”

  都说童言无忌,辰默的这番话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曲墨染和辰奕恩两人却是尴尬极了,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又不能和小孩子置气,辰奕恩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曲墨染:“你这吃货,赶紧去吃早饭,早点吃完早点出发!”

  这一瞬间,曲墨染就觉得自己要么就是没有睡醒,要么就是脑袋进水了,自己怎么就答应了辰奕恩要和他一起去九江玩儿?

  这些虐简直就是自找的。

  关键是,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自己现在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虽然九江离都城不是太远,但开车还是要两个多小时,再加上要过去办事,并不能当天去当天回。

  想到他们这次要去两天,陆欣就没有办法放下心来,她千叮咛万嘱咐:“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默默,还有奕恩,要把墨染保护好,别被坏人欺负了。”

  “知道了!”辰奕恩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着身后的曲墨染说道,“上车!”

  等到曲墨染上车后,他在关闭车门前又小声的说了一句:“就你这刁蛮无理的样,坏人怎么敢欺负你。”

  这一瞬间,曲墨染感觉自己真的就是来找虐的,自己脑袋肯定就是抽风了,怎么就答应和这个狂妄自傲的家伙一起出来玩儿了?

  可是,明明知道和他一起会被他损,但为什么又舍不得拒绝呢。

  还要那陆欣说的儿媳妇,辰默说的舅妈。

  这两个词虽然惊悚,但心里还藏着一丝丝的窃喜。

  想到这丝窃喜,她浑身一下子就紧绷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

  谌良和辰可澄他们在一辆车上,谌良也是突然被谌然喊过来的,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结果直到出发时才知道是要过去九江。

  他有点好奇:“哥,我们去九江做什么?”

  “我和你嫂子要带默默过去玩儿,顺带也就把你带上了。”

  谌良不太相信这句话,因为谌然平时都是抓紧时间工作,一有点空闲就陪着老婆孩子。最关键的还是,他为了不让别人做他和辰可澄的电灯泡,他甚至都很少回花溪苑。

  他摇了摇头,有点怀疑地说道:“你难道就不怕我做你和嫂子的电灯泡?”

  谌然笑:“这不还有默默嘛,叫你来的目的呢,就是为了让你帮我带默默,到时候我才好带你嫂子去浪漫啊。”

  听到这话,谌良感觉自己的胸口被插了一把利剑一般,他做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哥,你这么对我,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我的良心怎么会痛。”谌然回头看着他说道,“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这一瞬间,谌良仰天叹了一口气:“亲哥,你果然是我的亲哥。”

  谌良的这话,让辰可澄的心像是被针扎一般的隐隐作痛,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和谌良相认。

  现在的谌良,完全把谌然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他应该是再也想不起,他小时候的事了,也不会再想起自己才是他的姐姐。

  这一瞬间,辰可澄也开玩笑道:“他不是你的亲哥,我才是你的亲姐。”

  “你们俩,一个是我亲哥,一个是我亲姐!”谌良故作无奈地说道,“你们俩就使劲的虐我吧!”

  他说完这话后,又有点好奇的问道:“嫂子,你怎么让我跟着你一起喊舅舅还舅妈呢,这不太好吧。”

  “我都说了,我是你的亲姐,这有什么不好的。”辰可澄半开玩笑地说道,“所以,你跟着我喊也没有任何的错啊。”

  “你难道就不觉得别扭么。”谌良的脑袋里面有数不清的问号,他又问道,“你们这称呼是不是有点奇怪,刚刚那爷爷应该是你的外祖父吧,你怎么会喊他爷爷呢。”

  辰可澄笑着说道:“这是因为我跟着我哥喊爷爷喊习惯了,也就懒得改了。”

  虽然只是在辰家呆了一小会儿,但谌良的脑袋里面却出现了无数的问道,关于这家人,还有这家人对自己有点过头的热情和激动。

  两个多小时后,辰可澄顺着自己的记忆,终于到了自己以前的家。

  那是在一栋在江边半山腰上的别墅,周围都是一些普通的民房,这栋别墅虽然面积很宽,看上去也很气派,但是因为这常年没人居住,看上去都有点破旧不堪了。

  门前的院子里面长满了杂草,石头缝里面都是茂盛的野草,通往门口的路都被野草淹没了。

  但是这里面长得最茂盛的还是要数院子里面,那一排郁郁葱葱的栀子花了,那是辰依云在世的时候种的。

  在辰可澄有记忆开始,这些栀子花就在了,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栀子花竟然长得比自己还要高了。

  辰奕恩看着眼前的这栋房子,有点心疼,自己当年也是到这个附近来找过自己的小姑。

  后来觉得这里就是一个小村庄,小姑应该不会在这里,没有想到,就因为自己的这点想法,就和小姑错过了。

  围栏的大铁门紧锁,一群人就这么站在门前看着里面犯愁:“没有钥匙,怎么进去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