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还狡辩

  第二天早上,辰奕恩醒来许久却还是不见梁辰美景起来,有些疑惑的他直接就走到了梁辰美景的卧室门口。

  现在已经快九点了,按照梁辰美景平时的习惯,她早就起来了,今天竟然睡到现在都还没有起来。

  他伸手敲了敲门“妞妞,你醒了吗?”

  门内没有声音,他又敲了敲门,但里面还是没有声音,辰奕恩感觉事情不大对劲,他对着里面大声地说道“妞妞,我进去了!”

  门打开,里面根本就没有人,整整齐齐的床铺像是在告诉他这个地方昨晚根本就没有人睡过。

  他瞬间就慌了神,拿出手机就要给梁辰美景打电话,电话通了,但是没有人接。

  辰奕恩又打开一个软件,当看到梁辰美景的位置在艺锦湾的时候,他瞬间又像是松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艺锦湾的那套小别墅,梁辰美景以前就和梁世达住在那里,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偷偷的跑了回去。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只有事情完全查清楚,把所有的证据都摆放在她的面前,她才愿意相信她是辰家的血脉,才会愿意留在辰家。

  他拨通了杨维的电话“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还以为杨维会像以前那样说还在调查,却没有想到他很是激动地说道“辰总,找到一个人,他认识苏绍清,我现在就去九江见他!”

  “真的?”这个消息让辰奕恩感到激动欣喜,“我和你一起过去!对了,通知保镖去艺锦湾保护好妞妞!”

  梁辰美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她还没有睁开眼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点昏沉沉的,好像怎么都睡不够一样。等到她想要抬起手来揉揉自己脑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就跟做了剧烈运动一般,不仅是浑身酸痛,就连骨头都跟散了架一样。

  她一下子就睁开了双眼,熟悉的房间,熟悉的装饰,这是自己的卧室没有错,可是自己是怎么回事,不仅是头昏沉沉的,就连身体也是浑身酸痛,尤其是自己的下身,为什么会有撕裂的疼痛感?

  许久后,她像是想起了昨晚的一些事情,自己困得不行,甚至连把林诗诗送到门口的力气都没有,让她自己离开,还让她顺带关一下门。不过那个时候,自己还在客厅沙发,自己是什么时候跑到卧室来的,还换上了睡衣。

  难道自己这是梦游了?又或者是从辰宅出来走了太多路导致的。

  梁辰美景没有再多想,她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竟然已经到中午了,睡了这么久,她也觉得自己肚子有一点点饿了,使出全身力气爬了起来,然后往浴室走去。

  她想要洗漱一番,然后去买点食材回来做点吃的。可她刚走进浴室,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的时候,她整个人瞬间就震惊的尖叫起来,因为镜子中的自己,脖子上有好几个紫乌的印记,这分明就是吻痕!

  梁辰美景立马拉开了自己的睡裙,不仅是脖子,胸部,腰部,腿部,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这触目惊心的紫乌吻痕,她不仅是感到震惊,心底还冒出一丝丝的恐惧,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感似乎在告诉她,自己昨晚确实被人睡了。

  这个家里就只有自己,昨晚有谁来过?为什么自己会睡得这么沉,连发生了这样的事都不知道。

  这一片片的紫乌的吻痕,慢慢唤醒了她昨晚迷糊的记忆,可是这一切的记忆都不是太清晰,她记得自己好像被火山岩浆烤着一般的难受,直到后来出现了一个有一些熟悉的气息,还有那勇猛的身影。

  还有那,伴随着疼痛的舒适……

  明明就是很羞耻的一件事,没想到自己在回忆起这似梦非梦的画面时,身体竟然又出现了一丝丝别样的反应。她的理智瞬间就将这一丝感觉磨灭干净,如果这是真的,那这个男人又是谁?

  她立马回到床上去看床单,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自己脑袋里面的记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还有那股熟悉的味道那么像谌然,难道是谌然过来了吗?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冷笑,他都恨不得杀了自己,又怎么会过来找自己?

  紧张,愤怒,痛苦和疑惑在她的内心交错,让她的情绪又变得烦躁不安起来。

  她突然想起昨晚孟一奇说要过来的,这一瞬间她立马拿起手机给孟一奇打去电话,电话刚接通就听到里面传来孟一奇的声音“哎呀呀,昨晚应该很累吧,怎么不多睡会儿,你……”

  “孟一奇!”梁辰美景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精力和他嬉皮笑脸,“昨晚的事你都知道对不?”

  “当然知道,怎么,谌然没有告诉你?”

  听到孟一奇这话,梁辰美景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人果然是谌然,没有想到自己曾经以为水到渠成就会发生的事,竟然在自己和谌然关系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后做了。

  她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心疼到无法呼吸,谌然这是不打算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了么?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听筒里面传来一个熟悉悦耳的女声“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乘坐本次……”

  “不说了,飞机要起飞了,我重新定了计划,去高原旅行几天,等我回来再找你讨昨晚还没有给我做的美食。”孟一奇没有再和梁辰美景多说,在挂掉电话前抓紧时间说道,“你们两口子也不用感谢我,要感谢我的话,就多给我做两份我喜欢的菜啊!”

  梁辰美景没有来得及说话,也不知道自己能说点什么,电话那头就已经挂断了电话。她直接趴在床上泣不成声,太多的原因让她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只是觉得心里疼痛的无法呼吸。

  城郊的一个废弃工厂里面,谌然红着双眼盯着被捆绑着双手双脚,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缩成一团的女孩,他身上散发着寒气,那双如鹰眼一般深邃犀利的眼眸直接投向了地上的人。

  他身上强大的气场让本来就紧张害怕的林诗诗害怕的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还未等到她看清眼前人的脸,一个如冰山一般冰冷的声音就从她的头顶传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这个声音吓得林诗诗瞬间花容失色,眼泪也是唰唰的往下掉,她一边哭一边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见过那个人,他从来都只和我电话联系。我妈病在医院,我弟弟正在上学,如果我不按照他说的做,他们就会对我妈下毒手,我弟弟也被他们冤枉盗窃,他才上大学,我不能看到我妈和我弟弟因为我都毁了……”

  “你还狡辩?!”

  谌然的一声怒吼把林诗诗吓得一下子就抬起头来,当她看到眼前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都给吓傻了,把自己抓到这里来的人竟然会是自己集团的总裁谌然!

  她虽然紧张害怕,但她还是记得,刚才这些人一直都在称呼梁辰美景少奶奶,喊着眼前的人为少爷。

  林诗诗怎么都没有想到,梁辰美景竟然和谌然是夫妻,她一直都觉得梁辰美景就只是一个落魄的富家千金而已,要是早知道梁辰美景是总裁夫人,就算是借给自己十个胆,自己也不敢这么做啊。

  她立马低头求饶“总裁,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逼不得已,不想要让家人受到伤害而已……”

  谌然冷冷的看到这个向自己俯首求饶的人,随即又把两张照片扔在了她的脚下,一字一句地问道“给你打电话的人是不是他?”

  林诗诗看到照片上面的人瞬间就变得更加的紧张了,她的心里也忍不住慌张起来,拼命的摇头“不是他,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谌然狠狠的捏住了林诗诗的下巴,手上的力就像是要把林诗诗的下巴给弄脱臼了一般,他如同发怒的猛兽一般满是怒火的盯着她,然后狠狠地说道“你还敢狡辩!你可知道你所谓的富家男友是谁么?他是我谌然的仇人,想要回来夺取谌氏集团的人!他不叫姚航,叫谌启航!”

  她的话让林诗诗很是震惊,像是无法接受一样“不,不可能,他就是叫姚航……”

  “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我就先把你一桩桩的罪名一一列出来给你听听。”谌然如同看蝼蚁一般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失魂落魄的人,微缩瞳孔冷冷说道,“美景被绑架的那一次是你放出去的消息,威亚出现意外也是你动的手脚,还有你每天在她的饮料里面下药,包括昨天晚上,对她做的那些事情……”

  林诗诗下意识的否认道“不,不是我,不是我……”

  可是谌然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继续说道“你以为你交到了一个富家男友,自己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甚至和他第一次见面就和他滚上了床单,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把他抓在手里了?”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狠意,“你大概还不知道,你昨晚给美景下的药,最后想要去谋害她的人正是谌启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