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三百五十八章 凑成了一对傻瓜

  全本.,最快更新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最新章节!

  他们消失了也好,自己等会儿想要和谌然说的话,也不方便有第三个人在场。

  虽然已经是下午,但头顶的阳光还是很烈。

  辰可澄穿着高跟鞋,在炙热的柏油马路上奔跑着,没有多久一会儿,就已经热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太累了,她跑了一半的路程后,就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开始奔跑。

  现在的她,只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外面,坐上出租车,然后见到谌然。

  大概是因为走神,再加上脚上穿的是高跟鞋,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路上有一块小石头。

  她一脚下去,直接就踩在了石头上。

  这一瞬间,她的重心不稳,脚下一崴,整个人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左脚脚踝处立马就传来钻心的疼痛,两个膝盖,还有胳膊肘也是破皮后的疼。

  她坐在这被烈日炙烤了一天的柏油马路上,看着瞬间就红肿起来的左脚,除了让她难以忍受的疼痛外,心里还有说不出的懊恼。

  明明就想要快点找到谌然的,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半道上摔倒。

  脚已经肿成了这样,肯定是没有办法继续往前走的了。

  而且自己正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道,回花溪苑要走好长一段距离,走出去也要好长时间。

  自己的脚这样,不管是怎么选择都不是好方法。

  唯一的办法,就是呆在这个地方,等着有人经过。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就往自己方向飞驰而来。

  她还没有看清楚这辆车,小轿车就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里面下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这种熟悉的感觉,不用她看清眼前人的脸,她就知道这个人是谁。

  眼前的这个人让她瞬间就忘记了疼痛一般,心里好像有一只夺命狂奔的小鹿,在怦怦直跳,跳得她呼吸困难。

  辰可澄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谌然并没有回答她,看到她膝盖还有胳膊肘上的伤时,他瞬间就变得紧张起来。

  等他的目光落在辰可澄红肿的脚踝时,他的紧张瞬间就变成了责备:“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自己摔成这样了!”

  听到他的这话,辰可澄瞬间就变得委屈起来,那些被自己忘记的疼痛,仿佛一下子就又全部都回到了自己身上。

  怀中的人没有说话,谌然回头就看到辰可澄,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里,装满了就快要决堤的泪水。

  看到她的眼泪,谌然瞬间就慌了,他很是心疼的说道:“我不是想要骂你,我只是,只是太着急了……”

  刚才还一直在忍着,不要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但是在听到谌然的这话后,辰可澄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

  这止都止不住的眼泪,在她的脸颊上肆意的流着,甚至忍不住小声的抽泣起来。

  谌然原本是准备和客户吃饭的,听到强子说,辰可澄去了花溪苑,他就让小春去陪客户,自己一个人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回来的路上就看到辰可澄坐在马路上,低头看着什么。

  等到他下车,看到她身上的伤的时候,他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不仅仅是受了伤,就连脚也都肿了。

  他一着急,直接就说出了责备的话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这话,竟然让辰可澄哭了起来。

  看到辰可澄哭,谌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低声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辰可澄泪眼模糊的看着他,许久后,她看着他摇了摇头:“我,我就是想快点见到你。”

  听到她的这话,谌然心里一惊,她说她想见自己。

  下一秒,他一把就将辰可澄抱进了怀里,他的鼻子一酸,眼睛瞬间起了泪雾。

  她这是彻底原谅自己了么?

  自己等这一刻等了那么久,终于还是等到这天了。

  谌然不想让辰可澄看到自己的异样,他把头放在了她的头上,轻轻抚摸着这柔软乌黑的秀发,闻着这淡淡香香的洗发水的味道。

  许久后,他终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柔声说道:“傻瓜,你要是想我,给我打电话,在家等我,我立马就会回来,怎么就自己跑出来了。”

  说完这话后,他终于松开了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辰可澄脚上的鞋子给取掉。

  谁知道,他刚把手放在她的脚上,她一下子就把他的手给握住了。

  “是不是弄疼你了?”谌然刚放下来的心,瞬间又变得紧张起来,“我轻一点,你的脚已经肿了,再不把鞋脱了,鞋就取不下来了,我……”

  辰可澄没有说话,拿起谌然的左手就仔细看了起来。

  她记得,五年前,谌然一直都戴着另外一只手表。

  她依稀记得,谌然和她说过,他的那只手表戴了很多年了,而且还是他的外祖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是不会轻易换了的。

  可是现在,他的手上已经换了一只手表,一只表带很宽的手表。

  谌然没有想到辰可澄会突然抓住自己的手不放,他有点疑惑,心里也有点紧张。

  难道,她知道什么了?

  “可澄,你这是怎么了?”

  辰可澄没有说一句话,沉默几秒后,她不管谌然的反对,直接就把他的手表摘了下来。

  当她看到他手腕上那条像蜈蚣一样的疤痕的时候,她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今天早上,在她的威逼利诱下,阿香最终还是告诉了她,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五年前,在葬礼的那天,都城下了很大的雪,半山腰的公墓更是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那场葬礼结束后,谌然支走了所有的人,他说他想要单独待一会儿。

  就这样,他就自己一个人站在了梁辰美景的墓碑前。

  虽然所有的人都走了,但小春根本就放心不下,一直静静的躲在暗处观察他。

  梁辰美景的离世,小春心里也很难过,但他更害怕的是谌然想不开。

  小春知道谌然的情绪状态不好,但小春同时又不敢违逆他的命令陪着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刺激到他。

  所以,在旁边一直看着谌然的小春,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谌然一直都静静的站着,动都没有动一下。

  过了许久后,他终于看到谌然动了一下,但看上去就只是在衣兜里拿什么东西,然后又抬起手来看了一眼。

  小春刚开始并没有在意,可是没过几秒,他发现地上的白雪竟然有了星星点点的红色,而且那个红色的面积越来越大。

  也就是这么一瞬间,他直接就冲了上去。

  因为谌然下手快准狠,直接就割破了动脉,血流的速度根本就不是他能控制的。

  小春赶紧取下领带拴在谌然的胳膊上,然后又拨打了急救电话。

  虽然如此,但血流的速度太快,谌然也是很快就晕了过去。

  因为小春发现的比较早,谌然最终捡回了一条命。

  但他还是在医院留院观察了很长时间,住了很久的院。

  也是因为割腕的事过后,他的身体一直都很不好,想死没有死掉,也没有了自己最爱的人,他精神状态也是接近崩溃。

  小春带着他去看心理医生,后来谌良也回来了,所有的人都在开导他,他终于慢慢好了起来。

  但他之后,要么就是拼命工作,要么就是看着一样东西发呆,好像一直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直到,再次见到辰可澄,他那颗死寂的心终于又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

  辰可澄泪眼朦胧的看着谌然,她的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和痛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谌然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

  这几年来,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谌然知道,这件事再也瞒不住辰可澄了,他讪讪说道:“没关系的。”

  “怎么可能没关系!我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默默差一点就没有爸爸了!”辰可澄无比痛苦的说道,“你怎么就那么傻!”

  “我,我只是想要见你。”

  “你这不是叫想见我,你这是寻死!”

  “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谌然再次把辰可澄抱进了怀里,“老天爷给我留了一条命,就是为了让我见到你和默默的。”

  辰可澄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难受。

  她无比的自责,没有想到,谌然竟然会因为自己去做那样的傻事。

  此时此刻,那面一直竖立在她心里的心墙,瞬间坍塌。

  她再也忍不住了,握着拳头不断的在谌然的胸口捶打着:“你怎么可以这么傻,这么这么傻……”

  看到怀中这个声泪俱下的人,谌然抱着她,任由她捶打自己。

  他哽咽着说道:“嗯,我是大傻瓜,你是小傻瓜,我们俩,这是凑成了一对傻瓜。”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这都不怪你,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有误会,而且,你醒来后,也都记不起以前的事了。”

  谌然虽然这么说,但辰可澄的心里依旧很不好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