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

第三百三十章 我知道你没有失忆

  全本.,最快更新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最新章节!

  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贪图过谌然的财产,而且那个时候的她,更想要做的,还是演好属于自己的每一个角色。

  自从回来后,辰可澄还是第一次如此和谌然这样躺在一起。

  五年前自己经常和他这样睡着一起,甚至是抱着睡觉。

  那个时候,只要躺在他的身边,自己就会觉得很安心。

  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她内心一点都不排斥,和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反而有一种自己都没有办法控住的眷恋。

  可是,那些在她内心存在了五年的感情,还有一些日日夜夜都跟随着自己的记忆,让她完全没有办法放开和他这样接触。

  她冷冷的看着谌然,一字一句地说道:“谌然,我说过,你别乱说话。”

  “我有乱说话吗?”谌然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老婆,我知道你没有失忆。”

  他的这话让辰可澄的心瞬间更加慌乱了,甚至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谌然,他到底还知道一些什么?

  看到她眼底闪过的那一丝错愕,谌然笑着说道:“就算你掩饰的再好,但每次遇上我,你的表情,还有你的一些小动作都会出卖你。”

  听到他的话,辰可澄心里更加的懊恼了,她也清楚明白自己的这个毛病。

  自己佯装失忆装了四年之久,骗过了所有的家人,根本就没有人怀疑自己。

  但是,自从遇见谌然,自己就不断的暴露自己。

  一次又一次,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这颗心。

  几秒后,她终于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了一点点,她依旧冷冷的看着谌然:“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她的这个表情,这个眼神深深的刺痛了谌然的心,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辰可澄为什么会这么的恨自己。

  大概,所有的答案,辰可澄不告诉自己,也就没有别的人知道了吧。

  眼前这张精致,完美的脸,就像是罂粟一般让他着迷沉醉,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几秒后,他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再次露出那邪魅的笑:“既然你想不起来,我不介意帮你想起来。”

  他的话刚说完,辰可澄就看到眼前的这俊美的脸瞬间放大,自己的双唇也被紧紧的压住了。

  之前那个还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胆怯的看着自己的人,突然间就变得如此的霸道。

  这温暖柔软的感觉,让辰可澄的心狂跳不已,过去那些幸福的点点滴滴瞬间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她沉浸在这幸福的感觉之中,脑海里像是在放烟花一般,绚丽多彩。

  等到这些烟花消逝,她的脑袋又清醒过来,伸手就想要把身上的人推开。

  也就是这一瞬间,原本轻柔的吻,瞬间就变得用力霸道,仿佛就是怎么都索取不够一般,狠狠的吮吸着自己。

  这个用力的吻,还有身上沉重的身体,让她呼吸困难。

  甜蜜,幸福,痛苦,揪心的难受……

  她完全分不清,此时此刻的自己,到底是属于什么样的心情。

  突然间,身上的人停止了亲吻,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般,瞬间就停止了刚才那个疯狂的动作。

  看到辰可澄这痛苦的表情,谌然的心也是跟着疼了起来。

  许久后,他终于从喉咙里面挤出了一句话来:“你就有这么讨厌我么?”

  辰可澄睁开眼就看到眼前这张俊美的脸上,写满了忧愁和痛苦。

  他,为什么会这么问自己?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泪水顺着眼角流到了耳朵,打湿了头发。

  一直住在自己脑海里面的两个小人又开始打架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听谁的?

  她想要说不是的,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也就是这一念之间,她脱口而出:“我不讨厌你,我只是恨你。”

  纵使早就知道辰可澄恨着自己,但是听到她亲口说出恨自己的时候,谌然的心还是像被千刀万剐了一般的痛苦难受。

  他紧紧的握着双拳,就这么痛苦的看着辰可澄,他想要知道原因,可是他的脑袋里面已经被痛苦给侵占,那些疑惑根本就没有办法开口。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许久后,他终于从她身上下来,无比懊恼的站在窗前。

  也就是他起来的瞬间,辰可澄的眼泪再次唰唰的落了下来。

  这控制不住的眼泪,瞬间就模糊了她的双眼,侵占了她的脸颊。

  她感觉自己的心再次被分成了两半,一半心无比的心疼谌然,苦苦哀求着另外一半心不要伤害他。

  可是另外一半心却是充满了恨意,它觉得谌然受到痛苦就是理所应当的,这就是报应,他就应该尝一下当年自己所受到的那些痛苦。

  辰可澄学心理的,她自然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

  四年前,自己恢复记忆没有多久,就被心理医生诊断为轻微多重人格。

  她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最开始出现的症状,就是这两个小人一直在不停的打架,没日没夜的,哪怕是一秒钟都不会停下来。

  辰可澄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到站在窗户旁那个落寞忧伤,高大的背影时,她的心再次心疼起来。

  到底还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见到他这忧伤的样子,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忽视。

  许久后,她终于打算开口说自己刚才并不是那个意思,可是还没有等到她开口,谌然就转过身来。

  刚才站在窗边那么长时间,他好像想通了很多事情一般。

  谌然收起了那些痛苦,慢慢走到辰可澄的身边,用纸巾擦了擦她的眼泪,然后柔声说道:“先出去吧,默默还在外面等我们。”

  说到辰默,辰可澄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担忧,自己和谌然都离开了,那股怨毒的目光的主人会不会对辰默不利?

  谌然再次注意到辰可澄脸上的担忧,他也想起自己原本把她带进来的目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谌然眉头紧锁,像是有一点紧张的问道,“从刚才到现在,你脸上一直都是担忧的神色。”

  辰可澄还是有一点纠结,要不要和谌然说这件事,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刚才不愿意说,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自己假装失忆的事。

  还有就是自己还没有弄清楚五年前的事,到底是不是和谌然有关系。

  按照谌然现在对自己的态度来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可谁又知道会不会有意外?

  不过,既然谌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没有失忆,而且自己刚才的那句话,也算是间接承认了自己没有失忆的事实。

  和他讨论过去的一些人,一些事,应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她就这么看着谌然,几秒后终于开口问道:“你今天出来参加默默亲子活动的事情,莫佳琳知道吗?又或者是,莫佳琳有没有跟着你?”

  听到她的这话,谌然的心像是瞬间就掉进了冰窖一般,冷的让他恨不得直接缩成一团。

  原来,她竟然是这么不相信自己。

  “不知道,默默的事情,我的身边就只有小春小夏,还有良良知道。”

  不是辰可澄要这么问,只是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刚才投在自己身上的那股怨毒的目光,和五年前,莫佳琳看向自己时的目光一模一样。

  甚至更加的怨毒。

  她对谌然的话没有怀疑,而且她也相信小春他们不会把辰默的事说出去。

  可她并不能保证,莫佳琳就不会跟踪谌然,又或者是跟踪自己。

  想到这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带着辰默来商场,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能这么巧的遇见傅瑾年他们,那遇见别的什么人也是有可能的。

  见到她像是在沉思什么,谌然再次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辰可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抬头看着谌然:“我感觉有人在背后盯着我们,我担心那个人是莫佳琳,我还担心她会伤害默默。”

  听到她这么说,谌然的眉头也是瞬间就紧皱起来。

  他立马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立马查看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保护好小少爷的安全!”

  他刚挂掉电话,辰可澄就说道:“没有用的,我刚才已经让保镖查看了,并没有在周围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防患于未然,就算你身后的保镖没有发现异常,也要让我的保镖提高警惕。”

  说完这话后,他很自然的牵着辰可澄的手就往外面走去:“走吧,我们离开那么长时间,默默也该着急了。”

  大概是因为已经和谌然说破了,他已经知道了真相,所以辰可澄的心里反而轻松了不少。

  她的情绪平静下来了,在自己脑海里面打架的那两个小人也都不见了,反而能更直接的面对自己的心。

  两人走出办公室,回到餐桌的时候,傅瑾年正在逗辰默,看到辰默这可爱的样子,傅瑾年可是一直都在感叹:“这个娃真的是太萌了!”

  听到他这么说,傅依之更是满脸自豪,就像是在夸自己的孩子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